朽·幽冥·爱丽丝亚·鹿

QQ 2831959691欢迎扩列

名为守护

这里是一只衰得要死的朽鹿……
全员哦~
ooc预警
他们都是特别好的人啊
无耻打伽小teg



公元20094年,灰心星球正式宣布停止对星星球的一切侵略行为,让潜在星星球的一切卧底和怪兽撤出星星球,星星球获得了期盼已久的和平。
这本是普天同庆的时刻,却不知是哪个人在网络上发了一个帖子,上边详细地计算了这数年来超人打怪兽所造成的损失,本来这还不算什么,但却在结尾的时候放出了一张照片,灰心心球公开声明那些怪兽都是最普通,灰心星球最弱的怪兽,超人却与他们纠缠了数年,这可见超人们的实力之弱,这与他们所造成的损失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网络开始陷入了一片混乱,星星球的人民分成了两派,一方认为现在星星球已经和平了,超人的存在只会带来威胁,另一方认为超人们太弱小而没有存在的必要,但两方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认为超人没有存在的必要。

----宅家----

“你们一定要这样吗?”宅博士有些担忧。
“嗯。”超人们共同应道,开心超人把自己的拳套收起来,把自己所有作业本上所写的“开心超人”后的“超人”二字划掉,甜心超人删掉了自己在围观上的账号,花心超人删掉了自己的微博账号,扔掉了自己所有的签名照,粗心超人把自己的所有武器都锁了起来,小心超人把自己的魔方排列得整整齐齐,放进了柜子,最后,五人换了便装,来到客厅,取下头盔和眼罩,把战斗服叠好,放进了早已准备好的时间胶囊里。
伽罗不知从哪里出来,把自己的战斗服和早已损坏的战神勋章也放入胶囊,朝他们点了点头。
“为什么。”小心超人,或是称为小心,皱了皱眉。
“迟早会轮到我的啦,毕竟我现在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啊。”故作轻松的语气。
“……”
宅博士心疼地看着他们,这是在和平时期才能看见的人类的劣根性,一但得到了想要的,便将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或物毫不留情地抛弃。
而这些少年的强大的背后辛酸无人在意,灰心星球原本制定的是一个漫长的侵略计划,让不同阶级的怪兽对超人发起进攻,弱的怪兽失败了,强的再上,想靠打车轮战来取得最后的胜利。
但是超人们发现了灰心星球的阴谋,经过几次的接触,他们决定,欲擒故纵。每一次面对怪兽,都故意隐藏实力,甚至不惜让自己受伤,就是为了给灰心星球一种自己实力不强,怪兽每次都差一点就能打败他们,而不至于换更强的怪兽,减少破坏,又是对灰心星球的一种消耗。
这些年仅十几岁的少年本来正是应该享受青春,无忧无虑地学习生活,却因为天生具有超能力而被带上了名为守护的枷锁,被冠上了超人的名号,真正和平的时候,又要经受人们的斥责和抛弃,被迫离开。
似乎是注意到了宅博士的目光,开心回过头来,笑咪咪地看着他:“怎么了吗?”
“你们一定要走吗?”
“对啊,他们让我们走的嘛。”开心还是笑着。
“可是……”
“哎呦,博士有什么好可是的啊,以后又不是见不到。”甜心调笑着。
“就是啊,本主角在什么地方都会发光发热的。”花心扬了扬头发。
“博士,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忘记你的。”粗心微笑着说。
“再见,博士。”小心扯了扯嘴角,应该是试图营造轻松的气氛吧。
“我会看着小心的,以上将之名起誓。”伽罗行了个军礼。

忽的,好像记起了什么,开心顿了顿,说:
“我们不论身处何地,只要人们需要,我们就会回来。”
众人点点头,转身,一起消失在夜幕里……从此,超人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
哦,那名为守护的枷锁啊。那支撑起寂寂江山的瘦弱身躯,在被守护的禁锢下,只能强大,只能去面对,只能去爱这世间万事万物。

【伽小】伽小的恋爱10题

第一次吃伽小是在三四年前呢~
现在重拾爱好~
在下朽鹿
请多指教~
交个党费/
好像长了点


1.原则性问题
在这个问题上阿卡斯最有发言权,上次他和伽罗在酒吧喝着饮料呢,正在畅谈人生未来理想(不是),伽罗电话响了,然后就见伽罗露出了某种大型犬的笑容:“知道了小心遵命!”然后转身就溜了……
最后阿卡斯才知道,原来是小心说上次伽罗买的布丁很好吃,想让他再带一份……
阿卡斯:有人考虑我的感受吗?另外上将大人您军人的原则呢?ooc啦喂!
伽罗:在爱面前不需要原则。

2.当一方迷路了
小心已经在长椅上坐了四个小时了,今早出门的时候人多,一不小心就走散了,目前处于迷路状态,不过本人似乎并不着急,往那一坐,就玩起了魔方,待到夜色快要笼罩整个天幕的时候,一抹莹蓝色出现在视线镜头,小心勾勾唇,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,向那个蓝发蓝眼的男人走去,招招手“伽罗。”伽罗小跑过去,一把揽过小心,悄悄把那个魔方扔掉,才长舒了一口气“呼……吓死我了,小心你是怎么跑到离家3000多米的地方的,万一回不来了怎么办。”小心仰头,安抚地拍拍伽罗的头“不会。”
不论我在哪,你一定会找到我,所以我不怕。
小心:我魔方呢?
3.有关夹娃娃
在某些偶像剧里,男主和女主会一起到商场夹娃娃,男主分分钟夹起一个娃娃,而女主感动得不得了,最后抱得美人归。伽罗也想试试。
把小心骗到了商场,娃娃机也找到了,就差娃娃了。但是,造化弄人,我们文武双全的骑士上将宇宙战神偏偏夹不起一个娃娃。
小心:我来吧。
五分钟后,伽罗抱着一堆娃娃和小心回去了。
伽罗:我媳妇儿真厉害!……好像有什么不对。

4.当有一方害怕坐过山车
“好可怕啊啊啊啊!!!”这是来自我们亲爱的上将的哀嚎。
伽罗虽然是一名军人,但是是真的害怕过山车,他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危险可怕的游乐设施会有人喜欢玩,但是宅家的集体活动不能不参加。
小心望着旁边缩成一团的伽罗,寻思着在过山车还没开始他在害怕什么,无奈地接受了自家cp害怕坐过山车的事实。
“来,握着。”小心偏过头,把手伸过去,伽罗望着小心泛红的耳根,心中无比灿烂,第一次庆幸自己害怕坐过山车。
伽罗:为了小心主动伸来的手,值了!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5.要抱抱
“嘶……”小心从睡梦中惊醒,冷汗浸透了睡衣,“怎么了?”身旁的男人坐起来,关切地望着他,小心不语,只是望着他,伽罗理解了这个眼神,“没事了,我在呢。”伽罗拉开被子,“我去给你倒杯牛奶。”怎料衣角被少年拉住,少年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“要抱。”伽罗也无调笑之意,心疼地拥他入怀:
“好不走了不走了我在呢。”

6. 挽君长发
伽罗在梳头,小心看着他一头柔顺的长发,手有些痒痒“我想梳。”伽罗回头,眼神变得明媚,“好啊。”
小心学着伽罗的样子,把长发拢起来,再用发绳绑起来,“好了。”
伽罗望向镜子,咽了咽口水,又望向小心期待的小眼神“……好看。”
伽罗:因为爱情,我撒下了一个弥天大谎。

8.论初印象
宅家的各位给伽罗的初印象是这家伙是和小心一类的。他严谨细心认真,遵守纪律,有着军人的原则,忠心耿耿,且温柔体贴,当时甜心就根据这些形容词想到了一个词,但她不说。
直到伽罗一本正经地和他们说“军人的原则。”之后转身笑的如阳光般灿烂奔向小心,还露出痴汉般的笑容,他们才明白,伽罗原来是这样的伽罗。
众人:这也算是军人的原则?!
甜心:我说什么来着,忠-犬!(你没说好吗)

7.与一方家人的首次见面
伽罗初次与宅家见面时,情况复杂。
“大家好,我是伽罗。”伽罗眉眼微垂。
“我搭档。”小心抬头望向宅家众人,大家发现他眼中竟有点点笑意。
开心:他好高啊。
甜心:我觉得他和小心有故事。(姨母笑)
花心:来了个没本主角帅的家伙。
粗心:我想说什么来着……
宅博士:小心竟然会带人回来,长大了长大了。
伽罗:他们在干嘛?(指指正在发呆的几位)
小心:思考人生。
事实证明甜心是对的。

9.如星眼瞳
小心和伽罗在一起了。是小心先表的白。你以为是那种冷淡的一句“我喜欢你。”这样的?虽然比较符合小心的风格,但很可惜,不是。
如沸的繁星,舒适的晚风,伽罗回来的第520天,小心在一栋居民楼的楼顶,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。伽罗爬了上来,“怎么了?”忽然就出来。“跟着我。”小心转身,没有用瞬移,似乎是等身旁的人跟上,一步一步,路过那栋新建的居民楼,路过那个山洞,路过球长府,路过那条大街,路过那个倒闭的魔方工厂……兜兜转转,又回到了宅家。
在星光下,小心望向伽罗,毫不设防地,望着。眼里有不知名的情愫流转,话到嘴边却又转了个弯:“你的眼睛很漂亮,像星星一样。”
本想就此结束,又想起了家人带自己熟悉地点背地图的半月时光,怎么着也得说清楚,况且,伽罗不总是理解的了自己的话,从伽罗现在近乎迷茫的表情可以看出:这家伙他喵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说啥!
“……”无奈,凑上去,在伽罗嘴角轻轻烙下一吻,揉揉发红的耳根,“你懂。”也不等伽罗回答,瞬移消失。
留下伽罗原地爆炸。
伽罗:妈耶我家小心太可爱了吧!
小心:你他喵真不知道我带你去那么多地方干嘛?!

10.名为救赎
伽罗好歹原来也是阿德里星球的上将,就这么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给救了你说气人不气人?但伽罗不这么认为,小心给了他第二次生命,让他重拾了军人的信心,还带来了一些难以言状的东西……小心是他的救赎。
小心好歹也是星星球的守护者,就这么被自己带回来的家伙当成了小鬼你说闹人不闹人?但小心不这么认为,伽罗给了他面对人群的勇气,在自己变成机械石的时候不惜燃烧生命,给他带了了一些难以言状的东西……伽罗是他的救赎。
毁灭,救赎,亦或是别的什么,都不用在意,我只想说,我喜欢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