朽·幽冥·爱丽丝亚·鹿

QQ 2831959691欢迎扩列

【凯柠凯】不朽之罪------罪行四

对就是我♡
这里朽鹿,这是和@鸟鸣盖慵啼 的联文
前文走起 http://yongti.lofter.com/post/1ed2f761_ef39d33a
没有对神的亵渎,真的
请不要误会是剧情需要
求轻喷



「我熟知的年代还能区分黑白
无需卖弄心机耍赖」

凯莉翘着长腿,中指的关节一下一下敲着银制的桌面,细长的高脚杯里半透明的液体顺着喉管直流入她的胃中,强烈地刺激着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,“咳……白酒还是这么难喝啊。”

“难喝就别喝。”安莉洁一把扯过高脚杯,顺手摔出窗外,“大概只有你会用高脚杯喝白酒。”

“怎么会呢?现在不也有一群穿着华衣,自认高尚的家伙被粗俗不堪的东西填满吗?”

还记得过去,那个熟知的年代,黑就是黑,白就是白,对与错,清晰明了,人与人之间多的是信任,而不是疏离,安莉洁还可以与她坦诚相见,还能一起洗澡……
“噗。”
“想什么呢?”安莉洁撩起凯莉遮住脸颊的长发,在修长的手指上绕啊绕,“ 都笑出声了。”
“我啊,在想你。”捏捏安莉洁软fufu的脸颊,勾唇浅笑。却又推翻自己刚才所想,什么嘛,怎么可能那么好。
现实,远远比那残酷的多。
凯莉当年,母亲早逝,也还算是贵族大小姐,世人皆道王公贵族尽享荣华富贵,生活幸福,哪知,真相根本不是如此。
凯莉小时候过得也不算是幸福却也相安无事,变故发生在8岁那年。女孩到了8岁就会举办少女礼,凯莉也不例外。
少女礼结束,凯莉回到房间,换好睡裙,斜依在床上,开始阅读《圣经》。

天主啊,我赞颂你,是你把我造就成如此卓越之人。
你们纵然动怒,但是不可犯罪,不可让太阳在你们含怒时西落,也不可给魔鬼留有余地。
你们什么也不要挂虑,只在一切事上,以恳求和祈祷,怀着感谢之心,向天主呈上你们的请求;这样,天主那超乎各种意想的平安,必要在基督耶稣内固守你们的心思念虑。
天主为爱他的人所准备的,是眼所未见,耳所未闻,人心所未想到的。
……
“嘎吱”凯莉卧室的门被推开,是父亲。凯莉父亲径直走向床边,在凯莉的床上坐下。“父亲大人,您来了。”凯莉抬头,道了一句。“嗯,我们家凯莉都长这么大了啊,已经是个少女了啊。”凯莉的父亲又向凯莉靠了靠,凯莉的内心已经开始叫嚣“不好!”却还是想着“恳求,祈祷,怀着感恩之心,天主会拯救我。”神啊,快拯救我吧!

“父亲大人,您该回去了,女儿该睡了。”凯莉缩了缩,“嗯,对啊,”凯莉父亲眯了眯那被脸间肥肉夹得几乎看不见的眼睛,将那双肥腻的双手伸向了凯莉,凯莉退了退,“父亲,您不能这样。”声音止不住的颤抖。“有什么不可以?我生你养你现在需要你为我贡献自己又有什么不可以?”凯莉的父亲推倒了凯莉,神啊,拯救我啊!我祈求您!感恩您!请您拯救我吧!凯莉的父亲压住了凯莉,凯莉想抽出床边防身用的刀,神啊,我不可以犯罪,不可给恶魔留有余地,可是,您在哪儿呢?还是说,你压根就不存在?!亦或是,你软弱,虚伪根本就不会帮助信仰你的,需要你的人!?

凯莉咬牙,抽出刀,一下划过父亲的咽喉,鲜血喷涌出来,溅了凯莉一脸,凯莉把那血抹掉“啧。”真是恶心,这种人的血液。凯莉一点没有刚刚杀了人的恐惧,反而是兴奋和失望填满了整个心脏,呵,什么狗屁主神,根本就不存在嘛,那些所谓的救赎,只是神自欺欺人的把戏而已,有什么可去?

凯莉握紧了刀,卸下父亲的手腿脑袋:先是左手,然后右手,先是左腿,然后右腿,被隔开的皮肤下露出白花花的脂肪,凯莉撇了撇嘴,“恶心。”随后把这些断肢全抛进了河里。

后来,世人皆道公爵招歹人毒手,被人分尸,只剩一孤女,却从没人怀疑过那弱小的女儿,无需卖弄心机耍赖,凯莉进了孤儿院,13岁时,她首次遇见了安莉洁,凯莉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安莉洁能那么冷静,那么虔诚,不论是信仰神时,还是背弃神时。

双圣女,又是顺着鲜血的痕迹爬上王位的魔女,那相互搀扶的手,曾属于残暴野兽,或许吧,与神为争是错误的,但是,不后悔遇见了你。

就这样看着,不朽之罪又怎么样?真理必须被践行!

与神之争,志在必得。

评论(2)

热度(14)